Knock Knock

三寸舌,四方台。

剧场里有些热,周九良略微有些口干舌燥。他舔了舔嘴唇,生出点心不在焉来。

已经到了返场,他旁边儿的亲搭档扔了个包袱,他晃了个神,也没有翻。孟鹤堂皱了皱眉头瞟了他一眼,自己翻了自己的包袱。

周九良默默低头抠着开场之前底下送上来的棒棒糖,时不时地“嗯啊哦嚯您给说说”附和几声,等到最后一抖袖“去你的吧”,鞠躬下台。

孟鹤堂走在头里,速度稍稍有些慢。周九良跟在后头往下走,一手已经开始解领口的扣子,结果看到今天不上班的四哥在下场门那儿瞧着他们,连忙又把扣扣了回去。

领导出现,当然是找孟鹤堂有事谈。周九良打了个招呼就打算要先走,结果曹鹤阳一伸手把他拦下了,笑眯眯地问他:“聊聊?”

孟鹤堂看了他们一眼,也并没多说什么,默默点了点头就走开了。



周九良被拉到拐角的地方去谈心,他身上还穿着大褂,叼着烟凑过去接曹鹤阳递的火的时候,还得卷着点儿袖口小心着别落了灰。

“今天这场不错,小孟越来越有样了。”曹鹤阳自己也抽了一根点上了。

“嗯。”周九良从喉咙里发出一点闷闷的声音,“有几个包袱是新加的,今天都响了。”

“你呢?最近怎么样啊?”

“挺好啊。”周九良对这个问题有些摸不着头脑,“上班下班,吃饭睡觉的。”

“有没有什么想跟哥聊聊的?”曹鹤阳热络地拍了拍他的肩头,“生活啊,业务啊,人际关系啊。”

周九良想了一会儿,“也没什么别的,就是想跟饼哥说说,下回聚餐能换一个地儿吗?连着吃了一个多月有点腻了。”

“除了吃的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聊的?”曹鹤阳感觉头顶缓缓爆出了几根青筋,“你最近状态不对啊,老是神不守舍的,是有哪儿不舒服啊?还是心里不开心啊?”

“有时候快下班儿了,注意力不集中。”周九良挺直一点背,“向领导保证,下回肯定不这样了。”

“我就明说了吧,”曹鹤阳懒得再跟他迂回往复,吐出个干脆的烟圈来,“你跟小孟是不是吵架了?”

周九良愣了愣,沉默了三秒钟,“没、没有啊……”

“台上动不动就溜号,台下也不搭理人家。”曹鹤阳痛心疾首,“前两天聚餐隔了七八丈远,话都没有半句。吵架了,是不是?”

周九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,最后既没承认也没否认,只是又抽了几口,把烟屁股扔到地上踩灭了。

“能做搭档就是缘分了,更何况是搭了五六年的。”曹鹤阳语重心长地又给他递了一根烟,“有什么不能摊开说的?你要是面子薄,我跟你饼哥做主,把小孟约出来你俩当面谈一谈好不好?”

周九良忙不迭地推辞,“别别别,不用不用不用,我找个时间我们私下解决就好了。真不用麻烦您二位。”

“那你们先自己谈谈吧,别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影响搭档感情,影响工作。”曹鹤阳撂下了不轻不重的一句话作为结尾。




周九良回了后台去换衣服,人已经都走空了。他叹了口气,开始解大褂扣的时候,腰就被人从后头揽住了。

“聊什么聊那么久。”孟鹤堂恨恨地扯了扯他的领口,露出他颈侧一个暧昧的红痕来。

孟鹤堂一低头又往同一个位置嘬了一口。周九良呼痛,捂着脖子就转过身来,“你轻点儿,刚才下台的时候就好险让四哥瞧见了。”

“害什么臊啊,你这么大个人了还不能有个草莓了?”孟鹤堂把他大褂侧面的扣子也都解了,伸手就往他T恤里摸,“再说了,你早上咬我大腿根的时候,怎么没想过我好不好走路,一瘸一拐地让别人撞见了尴不尴尬?”

也并不是熬不到回家,但是偏偏就是在后台就滚到了一块儿去。这也不知道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,虽然每次都搞到场面一片狼藉,下一回也还是忍不住。

他们演变成这种会滚到床上去的关系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。从前周九良看孟鹤堂是搭档是师哥,现在看着他满脑子都是头天晚上两个人在床上厮混时的新花样,能集中精神才有鬼。

“四哥问我俩是不是吵架了。”周九良边亲边摁住了孟鹤堂要往他水裤里摸的手,“说我台上老跑神,台下又不搭理你。”

“就跟你说了没什么必要避嫌,”孟鹤堂懒洋洋地笑着,一条腿插进他腿缝里用膝盖磨蹭着他,“别人还是看得出来,还得瞎想。”

周九良被撩得浑身燥热,把他那传闻中已然不合的亲搭档搂进怀里,抿着他的耳垂黏黏糊糊地哼哼:“可是……不避嫌我忍不住不是。”

想亲吻他,想拥抱他,想抚摸他,想把他掰开了揉碎了嵌进肉体与灵魂里。

看他又耷拉着眉毛整张脸都成了个囧字,孟鹤堂用力在他溜光水滑的脸蛋上吸了一口,发出了“啵”地一声,“行吧,那我努努力,别老那么有魅力。”

“嗯。”周九良委委屈屈应了一声,“万恶淫为首,不能影响业务,得从今天开始克制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就动手去扒孟鹤堂的裤腰。

“?!不是说要克制吗?”孟鹤堂三贞九烈地捂住已经被扒开的裤头,“你干嘛呢?”

“我看看你大腿根淤得严重不,我给你呼呼。”

“周航!!!!”




Knock Knock Fin.

23 Lovin'It!
Post Disclaimer

本故事纯属虚构。请勿上升真人。

This is a work of fiction.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, all the names, characters, businesses, places, events and incidents in this post are either the product of the author's imagination or used in a fictitious manner. Any resemblance to actual persons, living or dead, or actual events is purely coincidental.

Commen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